三千·大千世界

【索香(二)】一起?
作者z     ooc
  隔天早上,山治依旧早早起来,开始为大家准备早餐。
  “啊,山治,早上好。”娜美推开门,走进了厨房。
  “娜美桑~早上好,早餐马上就好了,请稍等~”山治一见娜美立即来了精神。
  不一会,大伙儿都陆续走了进来,索隆也走了进耒,他转头,见山治正一脸怨念地盯着他,脸上荡起邪恶的笑容,用舌头舔舔嘴唇,山冶的脸立即红了。
  经过了吵闹的早餐时间,船上再次恢复了平静。山治正依着船沿抽烟,突然注意到向他走来的索隆,脸上又一次露出不快的神色。
  “干嘛,你这绿藻头,”山治连看都不看索隆一眼,“又发情了?”
  “只不过是亲了你一下嘛,干嘛那么介意?”索隆走到山治身边,笑着说。
  “只不过?!”山治转过身,脸微微泛红,一边冲索隆吼,一边摆开战斗的架势,“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!”说罢,抬脚就踢。
  “噢,又炸毛了,我也是情不自禁嘛,谁让你昨晚显得那么可爱。”索隆灵活的躲过山治的攻击,嘴上还不时调戏一下山治。
   咚!!!突然,两个人头上各挨了一拳,娜美一脸不悦地盯着他们吼道“你们除了打架能不能干些别的事?已经快到下一个岛屿了,过来开会!”
  “是!娜美桑~”山治一见娜美就眼冒红心,跑开了。
  “哼。”索隆瞥了娜美一眼,也离开了。
  大家正作,在餐厅里,路飞一见山治来了,便兴奋的大叫道:“山治!这次下船多买点肉!”
  “用来给你买食物的钱已经很多了!你是想把我们吃穷吗?”没等山治回话,娜美便否决了路飞,见娜美来了,路飞也老实了。
  “下面开始开会。”见大家都坐下了,娜美便开始了会议,“这次下船,大家自行分组,住的宾馆我已经提前订好了。我和罗宾姐两个人住一个双人间,另外还有一个双人间和一间套房,你们自己分配。”
  “哦!谁要和我一起打枕头大战!”路飞抓起套房的钥匙大喊道。
  “我要!”乌索普和乔巴两眼放光,同时大喊。
  山治笑着刚要加入他们,却被索隆一把拉住,“我和山治住双人间,我们之间有点事要解决。”索隆拿起双人间的钥匙,说。
  “哦……”山治一时没反应过来,顺口就答应了下来,回过神来才发现有点不对劲。他看了索隆一眼:这家伙,今天没叫我圈圈眉?
  “咦――”路飞一脸疑惑的凑到山治身边,“呐,山治,你和索隆的关系不是不太好吗?这样真的没问题吗?”
  “路飞,这你就不用管了。”索隆丢下这句话就回去锻炼了。
  看着索隆离去的身影,山治突然意识到一件事:今晚我要和索隆睡在同一个房间里?脑海中顿时闪现出昨晚的画面,山治感到背后一凉。
  这下惨了……

没时间发文,发张画抵一下。

看过我的文的各位,不好意思,由于学业问题,所以我的文会更得非常慢,多见谅。

【索香㈠】喜欢?!

☆新人上路多多指教,本命zoro不解释,圈名是Z啊

☆ooc勿嫌

       晴朗的夜空下,他站在甲板上,清冷的月光把他的身影拉的越发修长,柔和的海风轻拂过他金色的发丝。

      他抬头望着高处的瞭望塔,风中可以隐约听到“咣”“咣”的响声。握了握手中的酒瓶,他吹了口气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  “喂,山治,”声音是从瞭望塔上传来的,“既然来了,就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  山治顿了一下,转过头,一脸无语,这家伙用见闻色不能稍微节制一下吗?想着,蹬着空行步一跃而起,从窗户跳进了瞭望塔。刚站稳,便看见了索隆。

      索隆坐在离山治不远的窗户的地上,身边放着一个大的有些夸张的哑铃,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,使他的身体显得格外结实,因为锻炼而出的汗顺着肌肉的纹理流下,看着山治的眼中,隐隐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 山治突然感到脸一热,慌忙把自己手中的酒丢向索隆,自己也趁机冷静了一下,防止索隆发现他在脸红。

     索隆接住酒瓶,瞥了山治一眼,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,山治眉头微皱,点了一根烟,走到索隆身旁坐下,不爽地说∶“还是这么没礼貌呀,混蛋绿藻头。”

     索隆连看都没看山治一眼,“少说两句吧,你这色厨子。”

     “我哪里色?”山治大吼道。

    索隆转过头,望着突然炸毛的山治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“不色?那你刚看见我脸红什么?”

    山治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,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……哇————”

    话还没说完,索隆就一把把山治按到了地上,扑面而来的汗腥味和酒味使山治感到一阵头昏。

     “不知道?”索隆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边说,边抬起山治的下巴,“我来告诉你吧,你,已经爱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 没等山治再回话,索隆就低头堵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  这是一个很粗暴的吻,山治能清楚地听到唇齿之间相互碰撞发出的脆响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任由索隆的舌头入侵到自己的口腔中,不断地舔舐着,当山治回过神时,马上推开了索隆。

      “你有病啊!”山治红着脸大骂道,然后便从身边的窗户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  索隆一个人坐在地上,看了窗户一眼,抓抓头自言自语道∶“啊,太突然了吗?”

      山治跳出瞭望塔后,就奔回了自己的房间,他感觉自己的脸像火烧一样烫,大脑中还不断浮现出刚才的画面,他倒在床上,想着∶我不会真的喜欢那个白痴吧?可是他亲我我一点也不觉得讨厌啊!可是我又不是gay!啊啊啊!算了!睡觉!

      想着,山治抓起被子,往头上一盖,便沉沉睡去了。